白青

当红番外:痕 (二)

手狠娱乐总裁X当红影视小生

粮票心心评论小蓝手,谢谢大家✔

我想写的差不多了,大家可以点一点梗或者花样,我能安排的给安排上!


痕(二):


江邈伸出手,露出藏在掌心里小巧的遥控器,当着陆清和的面,又往上推了一档。



我也想知道,蹲一些评论❤

如果没啥评论我就悄悄删掉不然太丢人了

实在不懂有什么是不该参加的活动,我只要打上未成年别看我就可以发!我还能发其他原创tag!

搞清楚一点,被举报是举报人的错,不是作者的问题,不是有人举报lof才不会封大流量的热圈。

成年人搞xp搞sq有个屁问题!

想降热度很容易啊,大家都别写好了,不然你以为是打上tag才有的热度?小说网站有专门训诫分类你知道吗,lof也会推我们圈里作者你知道吗?

作者们在抗争,在一次次的用自己的文字建立圈子,你一个什么都不做的白嫖,凭什么让大家躺平放弃?


最后补一句,未成年是可以开青少年模式的,你就不要打着为圈子好的旗号来碰瓷了。

当年那么自由,我却那么懒。

我以为可以永远一辈子这样,想写的时候就写写发发,不想写就可以鸽很久,反正贴吧那么多粮我看都来不及呢。

小时候以为日子还很长,现在回首一看,以前就是以前了。

【乐不死你24h|03:00】当红番外:痕 (一)

手狠娱乐总裁X当红影视小生

心心评论小蓝手,谢谢大家✔

新出的粮票我还没收到一个!呜呜,想要!

奶奶!你追的当红更新啦!作者好像…又诈尸啦!

( 我想挖新坑,有梗了,嘤…)


痕(一):


江邈来的时候,悄无声息,偶有几个认出他的,也被示意不要出声。


被半清场的室内,在拍一个镜头,江邈站在陈思凯身后,注视着监视器里的画面。


那架拔步床已经被轻薄的幔掩住,但灯光恰到好处,隐约可见人影绰绰,然后,一只白皙但劲瘦的臂撩开床幔探了出来,陈思凯立刻指示其中一个镜头推进给了一个特写,那腕上有绯红的指印,如同一圈镣丨铐,江邈一下子滞住了呼吸。



第一次参加联文,还没写好,准备冲ddl了呜呜呜

新出的粮票系统也可以尝试给我噢~嘻嘻嘻

月更选手努力洗心革面啦!

人间造糖厂:

【乐不死你24H终宣】

——小圈七夕甜文24h


“夏天过去了,浪漫与甜蜜却永远生生不息。”


宣发主页:人间造糖厂

活动平台:lofter

活动tag:乐不死你24H

活动时间:8.14


策划 @途不归 

宣图@派送星星的小耶 


★整点时间★

00∶00@谭无双 

01:00@途不归 

02∶00@飒飒开火车 

03∶00@白青 

04∶00@派送星星的小耶 

05∶00@白漓 

06:00@遥辄沈倾 

07∶00@紫爰 

08∶00@顾清行 

09∶00@木单 

10∶00@小阿离离离离 

11∶00@最乖懒猫咪. 

12∶00@五爷是爷 

13∶00@岁月是把挽大刀 

14∶00@航航爱学习. 

15∶00@西瓜脆啵啵 

16∶00@桐屿TongYu 

17∶00@天冷来串郡肝肝 

18∶00@落笔无痕lbwh 

19∶00@_谁不曾谁不想_ 

20∶00@尹倾寒 

21∶00@疏言。 

22∶00@崋言 

23∶00@未易 


★彩蛋时间★

05∶20@小楼昨夜 

13∶14@谢折枝. 

15∶30@残柳倚人[☁️] 

18∶30@随心随性 

20∶00@我只是在假正经 

21∶30@云秋筠 

22∶22@_一夜暴富_ 


感谢所有参与者,为我们带来这场甜蜜盛宴

七夕佳节,请您共赏人间美好。


当红(十)

手狠娱乐总裁X当红影视小生
心心评论小蓝手,谢谢大家✔


又是废话:

非常感谢也非常抱歉于大家的等待,最近因为入职新工作啦,有点忙也有点累,并且在适应新的生活节奏,所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不太有空的。

直到今天…我明确答应了周日更,结果我到家之后睡到11点40醒的,然后决定:只要我不睡,就还是周日。最后居然写完了,比我以为的快…我本以为我真的还要再拖到周一晚上。

我码字一直比较慢,慢悠悠的,写几百个字就干别的事去了,今天真的让我体会到了DDL永远是第一生产力。

最后,当红完结啦!!!也许还有个搞簧番外吧,毕竟这对人设就真的很合适搞,我也很爱搞簧…已经脑过情节了但是我比较…哈哈哈哈

我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收获2000的粉丝和这么高的热度,还是那句话,当红完结之后可能就不会再有这么高的热度了,我会尽量坚持写下去的。我其实陆陆续续写过一些文字,最后唯一完结的竟然是当红这个短篇,实在是,我是个很需要别人推把劲的人,谢谢所有的互动。

能够留在其他故事下的朋友最好,不喜欢其他的也没关系,我们下个故事,或者下下个故事,再见!

PS:有朋友告知陆清和撞了圈内人的名字?不过这里是当红的陆清和,事业当红丨屁丨股也当红的陆清和,仅此一家,绝无联系。

(有点仓促,如有错漏可以留言告知,多谢包涵!)


(十):


江邈果真只捧着笔记本靠在床头工作,不和陆清和讲话扰他,谁知陆清和痛得烦躁,听着轻薄本细微的键盘声也觉得烦,转过头来:“你能不能出去敲键盘。”


江邈一声不吭的出去了,陆清和又觉得他狼心狗肺为了工作都不管伤成这样的自己,愤愤的低骂:“艹!”


极轻的一道磕声,陆清和下意识抬头一看,江邈正把一杯水放在床头柜上,手上换了个ipad,像是没听到他刚才那声骂;“唇都起皮了,你想喝的话自己喝点。”


陆清和低低嗯了一声,重新把脸埋进枕头里,江邈不说还好,他一说,惹得陆清和不自觉的舔了舔唇,确实觉得渴了,于是又想撑起来喝水,他身后伤重,从肉里肿痛到皮外,轻轻一摸都要颤栗,因此只穿了个轻若无物的真丝长睡衣,正好盖住身后。


陆清和略把上身抬起来,手肘半撑床上,腰腹总要借力,就觉得牵到身后伤势,轻轻嘶声,忍着疼又腾出一只手来去取杯子。

江邈反应还算快,从床另一边绕过来坐下,横臂揽住他的肩膀托着,又把杯口凑到他嘴边。


陆清和没立刻喝,沉默了两秒还是忍不住开口:“其实你要是给根吸管,我都不用起来。”


江邈哪里照顾过人,能想到倒杯水已是他时时刻刻都关注陆清和的结果了,他的认知里,着实没有体贴准备吸管的意识,当下哑了一瞬,然后低头喝了一口水,凑过去就着陆清和的姿势,轻轻吻住,把水慢慢渡给他。


陆清和其实并不想接这个吻,只是身后疼得厉害,这口水接不住洒到床上,挪动起来还是自己受痛,于是这水吮尽,就偏过头躲开;“起都起了,我自己喝。”


江邈把杯口递在他唇边,陆清和大概现在才反应过来渴得厉害,咕噜咕噜得把一杯水都喝了,重新慢慢趴回去。

江邈拿着空杯子出去又回来,陆清和抬眼一瞟——不仅又倒满水,还多了杯奶,两杯都插着吸管。


“我现在帮你擦下好不好,或者你不想擦了,也没事。”


陆清和已经略缓过来点,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:“轻点。”


江邈把空调调高两度,给他把睡衣脱了,温热的毛巾从肩颈处一点点轻柔的擦下去,顿觉清爽,陆清和舒服得合上眼,冷不丁听江邈问他:“委屈了?”


一睁眼,他的情绪还来不及藏,就正对上江邈注视过来的目光,顿时就红了眼。


江邈把湿毛巾攥在手里,轻叱道:“还哭,眼睛不想要了?”


陆清和本是憋着的,被江邈三个字破了防,愤怒伤心得要涌出来,知道江邈也不可能再打他:“就哭!就哭!”声音一高,泪水就接连滚下来,“我都知道错了,我那么求你你都不肯饶我,江邈你心多狠啊你!”


江邈用湿毛巾捂住他眼睛:“陆清和你自己想想,你一求我就饶你,你下次是不是又想着挨顿打求求饶就算了,你这次不就是这么想的吗?我告诉你,你下次犯浑,求饶照样没用。”


陆清和气死了,连着毛巾把他手一推:“滚!你他妈的根本就不爱我,做你男朋友和不做你男朋友打得一样狠!”


江邈突然就笑了,摁住他的肩半蹲半跪在床边,贴得很近,近得呼吸都拂到对方脸上:“是我蠢了,原来清清是伤心这个,我还以为你是委屈打得狠了。”


陆清和被他笑得更气,还没来得及再骂,江邈捏住他的后颈吻了下来,陆清和先是抗拒,却被颈后施力躲不开,再被唇齿间缠绵渐渐软化,直到吻到呼吸略略急促,已经记不得要把面前的人推开了,江邈才放开他。


“我没有不爱你,也没有不在乎你,相反,我坚定的要和你一起过下半辈子,所以才要把你打怕了,让你以后想要犯浑心里就有个怕,因为我也怕的。”


陆清和听着前面的话并不觉得很高兴,直到最后一句,才有点软下态度:“那…你太理智了,冷冰冰的,我那么求你,你一点点都不肯让,我就是会觉得你不爱我啊,感情和道理,本来就是两回事。”


“清清,你痛得厉害我知道,但是,我真的一点点都没让吗?”江邈本来不想说的,他总觉得陆清和容易蹬鼻子上脸,如果你告诉他你心软了,哪怕一点点,他下次都一定要揪着这点机会作死。


陆清和自然是知道那最后一下,撇了撇嘴:“人都要打死了,才给个痛快。”江邈承认心软,陆清和心里舒坦了,反而装腔作势起来,“江总,你知道我是你男朋友吗,和从前做你晚辈不一样了,江总既然啃了嫩草,就自然要知道,男朋友是什么,是偏爱啊。”


江邈还在对刚才坦白出的心软有些担忧,甚至考虑要不要再敲打他一二句,听陆清和这个咬文嚼字像是念台词的腔调,特别是最后偏爱两个字,讲得是抑扬顿挫直入云霄,只觉得果然是容易蹬鼻子上脸的,又不忍心把他刚飞扬起来的神态给训没。


于是直接转身去洗手间重新给他拧了毛巾,回来接着给他擦身子的时候才开口:“我本来给你准备了属于男朋友的偏爱,你非要作。”


陆清和下巴杵在枕头上,不甚期待:“我有时候也会想,是不是交往以前你就对我很好了,所以和你要显得特殊的偏爱,确实难为你。”


江邈好不容易给他擦完身子,把毛巾放在床头:“我之前拖了陈思凯的投资,所以那电影还在前期工作,你可以去试试。其他已经能给我大把赚钱的艺人,我可不下这种功夫。”


陆清和惊喜极了,一下子攀住江邈的手臂,一边因为牵扯到身后痛得哎哟叫,一边用那如同点漆的眼看他:“真的吗!太好了!江邈,你真厉害!”


陈思凯已经不是当年拉投资都难的小导演了,国内几个影视巨头都想吃这口热饭,江邈必然花了好一番功夫才能成功拖延他的投资——是因为陆清和擅自接那部赛车剧撞了时间,而江邈,在他撞车之前就为他筹谋了。


江邈拍拍他头示意他老实点:“陈思凯那边没答应一定用你,不过,我看他选了半天,不是歪瓜裂枣,就是愚钝肤浅,你好好准备,必得让他过来求我放人给他。”


为了拖延周期,以及给陆清和一个更高概率的机会,江邈这段时间没少和陈思凯打交道,这人戏比天大,疏于世情,实在是有些窝火,只想着以陈思凯的性格,如果看中陆清和,定会反过来有求必应,他好出些气,于是掐住陆清和下巴:“你要是不能给我找回场子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
(❤完结❤)




明天下午有个考试,考完就写,明晚一定更

(现在是周日晚上11点49,我刚睡醒,笑不出来。)

(在写了在写了不要骂呜呜呜,也不能打!)

Q:宝儿!身体健康心情舒畅万事顺意!嘻嘻,顺便问一句咱当红和臣服温柔在路上了吗😆

在…在了吧(突然结巴)真的在了!我决定开始写了!但是可能要写几天,主要我是一个只电脑写文的选手,而最近觉得吧…打开电脑好累…鉴于是第一个提问的朋友,我今天下班会挣扎一下打开电脑的,嗯!

我的开开❤

我养猫之前纠结了整整一年,第一次去猫舍是夏天,最后把它接回来也是夏天。

我设想过很多不好的结果:抓坏我的包,挠破我的衣服,抓伤咬伤人,或者乱尿,更害怕自己照顾不好一个生命。

没有,什么都没有,它好乖的。


我和医生倾诉了我所有的纠结和担心,最后医生和我说:你立刻去买,下次来我要你和我分享猫的视频或者照片。


没有立刻,但是确实也很快买了,像尘埃落定,我给它起名开开,是开阔开朗,也是重新开始。


我所有担心焦虑的一切都没有发生,可能很多事情都不需要100%的确定才去做,勇敢去尝试,去面对,去迎接新变化,也很好。


我拥有你整整两年啦,我的幼崽🐱

谢谢你陪伴我,我爱你❤